论坛 产品库 视频 专题 CIO俱乐部 Windows8 实验室 CMO俱乐部 案例

邰从越:医者仁心 互联网+时代全新就医服务体系

发布时间:2015-06-17 11:19:00 来源:比特网 作者:徐征
关键字:心医 信息化 行业 医疗

  由中国国际软件和信息服务交易会组委会主办、大连市人民政府承办的“2015中国国际软件和信息服务外包年会”将于6月17日在大连召开。从2004年首届年会至今,CSIO已经成为中国外包领域中规格最高、影响面最大、受政府和业界关注程度最高的专业会议,素有中国外包行业领军会议之称。来自心医国际数字医疗系统有限公司总裁邰从越介绍了目前医疗行业的痛点需求,以下是文字实录:


  我们从看病这件事儿来说一说,大家应该都非常的清楚,目前的问题是在整个这样一个看病流程里面,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在就医的路程等等会有很多的等待,以及各种各样的痛处,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现在伴随整个互联网的发展之后,有很多的互联网企业开始解决这样的痛点,事实如何呢?过去四年来,大家看多很多互联网解决挂号的问题,解决在线咨询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发现,真正在去医院以及到医院以后的事情,还是没有解决,我们看到痛点是非常的。我也跟大家分享一些行业调研的数据。

  现在每天有70万的外地人到北京看病,这个数据是官方的数据,70万的外地人到北京来看病,他们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我们花了差不多七个月的时间,对三千名的患者进行调研,得出来的比例是60%的患者都是二次就医,还有15%到20%的患者是第三次甚至第四次的就医,看病这件事儿不是一个简单的平面循环的行为,是一个立体就医的行为,这里面包括我们知道的,有误工的费用,有路途上的费用,有多次重复检查的费用,还有黄牛的费用,等等这些都是我们现在患者在承担的,这个过程中,我们解决就医的过程不是简简单单回答问题就可以,我们患者需要诊断,需要二次诊断,需要确诊。当你发起问询之后你一定会选择第二个医生或者第三个医生去问,还仍然不能说,这件事情我就是可以接受了,你还是要找真实的医生面对面的确认是不是这样的问题。我们谈了很长时间的医疗的痛点,我们很多互联网企业我们解决了什么样的问题,现在真正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问题很多,我们做了一个总结,很多问题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个是大医院少而集中。我们现在很多患者,实际上不相信下面的医院的治疗,一定是一个小病跑到大医院去,我们专家的资源这这样被占用了。第二个小医院多而分散,所以他的能力得不到真正有效的提升。第三个就是以药养医,还有医学资源不平衡,还有医生与患者沟通不充分,我们排了两个小时的队,专家留给患者的只有两到五分钟。患者和医生都不太爽,其实很多事情不需要专家来解决,所以医生的价值大大的降低了,还有就诊的方式很原始,用刚才的方式进行这样的沟通,不仅仅是医生不爽,患者也爽。还有就是医疗信息数据不对称,我们在大医院的医生,是不认可它拿过来的资料,还是要再次做一次检查,这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们医疗这样的信息是不互相认可的,不互认的问题也造成医学资源的浪费以及这种研究医学资源的不对称,这么多的问题,我们归结成,总结一下,做了一些分析。

  因为专家资源稀缺,就在这些大医院里面,我们通过我们的理解,其实专家的资源不能是完全称之为稀缺,我们认为专家都是有剩余时间,中国的专家50%—60%的时间用于其他的讲课学术活动,有很多其他的时间是可以利用的,为什么做那些不去看病,是因为他的服务没有得到体现。第二个,基层的医生下级的医生,缺乏这种专业的培训和绩效的成长,如果他的能力提升不起来,我们一直在讲的所有的一切得不到解决。第三医生看病收入低,缺服务动力,对医生讲,希望通过他的服务来这样的收入。第四诊断信息不对称,医患沟通的不对称。如何做好沟通这件事情上,我们是缺乏好翻译,这个翻译是什么?一个就是下级医院的医生,更容易理解患者对专家的表达,第二个作为第三方服务的运营商,我们可以更好的帮助专家进行这样的沟通和服务。最后一个就是医患沟通时间不够的问题,这也是缺乏对资源的整合和重构再利益,为医患双方提供这样一个好的服务平台。经过这样的一个分析,我们的理解就是这里面所有的痛点、焦点是医生,关键在运营。如果想做好这三方面,最佳的解决方案就是互联网+时代下远程医疗。

  最近大家听到一个词叫是颠覆,我想表达我的观点,在今天中国这个行业的大环境下,医疗不可能被颠覆,需要的是重构,对目前体系内业务的重构,以及对我们各个利益相关方的价值重新分配,如果这样做才有可能成功。最终我们是希望通过什么样的表达来解决这样的问题,核心是患者要解决就医的习惯,其实我们现在预防的费用花一块钱,在治疗里面投入的8.5,遇到抢救的是100块,如果早期就进行预防,我们的医疗费用会大大降低,我们鼓励对于患者的影响是早发现、早诊断,强调预防的理念,通过这种远程医疗的模式做好基层的保障,而不是现在这样把所有的资源推到上面来。当然,伴随着医改的推进,得到了政策的红利,从12年开始到现在,相应的各个部委都出台了很多文件,对于我们来讲,我看医疗的这个行业,还是属于八十年代的时候,就是改革初期,对于这个行业来讲,还需要大量我们的企业和我们很多很多机构一起投入进来,一起解决所面临的问题。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种红利和政策释放,对于西医来讲,我们也是站在风口上,也赶上了好的实际。我看到大会的主题,我们外包的下一个风口在哪里,对于西医来讲,我们不是一个出口外包企业,也不是一个软件技术外包企业,我们实际上是一个服务外包企业,我们服务外包给谁,我们把服务外包给政府、给医疗机构,我们做这样一个服务外包商,我们希望未来政府和医疗机构都能够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来打开这样的方式。我们成立在大连软件园,我们通过五年的发展,除了大连的总部以外,在全国建了四个中心,包括北京、沈阳、上海的研发中心,同样呢,我们现在全国已经建了16个服务中心,在这儿想跟大家多汇报一下,最初创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我们对全国的七十家医疗机构做了一个调研,就想知道如果做医疗信息化、医疗服务,我们首先要知道我们的用户痛点在哪里,我们发现90%的医疗机构所反馈回来不是对技术的要求,更多的是对服务的要求,很多时候,我们的医疗、我的信息技术的提供方更多没有将有质的服务提供给他们,造成的是一种恶性循环

 


猜你喜欢

-->
比特微信账号
比特微信账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Chinabyte

返回首页 长微博 返回顶部